山西戴德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一扫
您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戴德新闻
儿童骑ofo致死家属索赔878万,打土豪还是公共利益?
发布时间:2017-10-18    

  儿童骑ofo致死家属索赔878万,打土豪还是公共利益?

  原创 2017-07-25 朱晴 智合法律新媒体

  作者 / 朱晴来源 / 智合法律新媒体近日,全国首例不满12岁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单车致死案例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一次,大家热议的不再是共享单车的停放监管、实名认证议题,而是密码安全与用车安全。2017年3月,上海天潼路,未满12岁的未成年人“找”到了一辆可以直接打开密码的ofo小黄车【小黄车1.0统一配备机械锁,设有4个刻着阿拉伯数字0—9的轮轴,扫码后手机收到4位数密码,转动密码滚轮至正确位置即可开锁骑车,关锁后需拨乱密码,否则下一位骑车人可以直接开锁】,骑车逆行,在三岔路口与客车相撞后死亡。事后,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交通警察支队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对事故责任认定是这样的:

受害者负事故主要责任:该男孩未满12周岁,驾驶自行车在道路上逆向行驶,且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主要责任。

  客车驾驶员负事故次要责任:上海弘茂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驾驶员王某驾驶机动车在通过有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向左转弯时,疏于观察路况,未确认安全通行,负本起事故次要责任。

  事件发生后,7月19日,死者父母将ofo连同肇事方诉至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并索赔878万元。诉讼请求一经曝光,网上随即出现了很多声音,综合起来,有以下两个方面:未满12周岁的孩子是不被允许使用共享单车的,那么谁该为他本次的骑行负责呢?观点一法律规定共享单车应采取实名制,禁止12岁以下的儿童使用→ofo的机械锁存在安全漏洞,易被12岁以下儿童破解,车辆上也没有警示,让未满12岁的儿童骑到了车→ofo负责(有点道理)。观点二不顾法律禁止而使用,出了问题自己负责→不满12岁无法对自己负责→父母(监护人)负责(普遍认知)。观点三ofo设置了实名认证,未满12岁不能注册骑车→前一个用车人没有打乱密码导致儿童无需注册就骑到了车→前一个用车人负责(what?)



  种观点正是本案原告代理人张黔林律师的观点,张黔林指出,《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ofo小黄车对投放于公共开放场所的车辆疏于看管,机械密码锁在未打乱密码的情况下可以随意被打开,即使锁上也容易被未成年人破解并使用,而且在事故前媒体集中报道了机械锁存在安全隐患以及造成未成年人伤害事故的案例,而ofo在明知存在这些事实的情况下,没有及时召回车辆换锁,致使事故不断发生。

  第二种观点是普通民众基于朴素的善恶观而形成的观念,认为父母应该为孩子的行为负责,共享单车已经尽到了基本的实名注册义务,而受害人的行为不是正常的注册使用,而是“偷用”,ofo不该为这种违规行为负责。这一观念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你偷了我的车开被撞死,难道我要负责?”“你买了我家的菜刀去杀人,难道我要负责?”……网友纷纷开始发散思维、举一反三。朴素的价值观反应了民众的体谅与善良,但确实有些法律概念尚未厘清。Ofo不仅只是一个单车租赁公司,更是作为提供公共交通工具服务的营利性企业,其在公共场所大量投放,涉及到的是公共安全,故其在法律上承担的注意义务应比一般企业显著要高,通过制度和技术措施尽力减少12岁以下未成年人非法骑车的可能性是其应有的责任,而从实际情况来看,代ofo机械锁的安全性差受到过媒体的广泛报道,“小学生5秒开锁”等新闻都显示机械锁确实存在一定的缺陷,已实行实名制注册并不能成为其免责的理由,机械锁的开锁过于容易,以至于根本没有注册的必要,才是不满12岁的孩子得以骑车的原因。如果该男孩是通过撬锁等未成年人通常不会使用的方式解锁骑车,ofo才有可能免责。第三种清奇的观点,认为责任是上一任骑车人的,虽然没有什么法律依据,但提醒一下大家,锁车后记得拨乱密码,也是有意义的(吧)。索要的赔偿额为何高达878万?本次案件引起热议,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原告方878万的天价索赔。对于这个数额,张黔林律师向媒体表示其构成如下:请求ofo方赔偿死亡赔偿金73万余元以及精神损害赔偿金700万元,机动车方赔偿死亡赔偿金49万余元以及精神赔偿金50万元。

  有很多网友质疑这一赔偿数额过高,“欺负ofo有钱”、“孩子已经死了何不趁机赚一笔”的“人血馒头”论、“碰瓷产业链”再升级……等言论在网络社区不断发酵,煽动着普通民众的情绪。700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是否过高?面对智合的采访,张黔林回应道:“近20年来,上海在司法实践中判决的精神损害赔偿通常都不超过五万元,五万元在过去可能算一笔不小的数字,但现在来看肯定太低了。精神损害赔偿金太少起不到抚慰的作用,更难以对责任人进行惩罚,督促责任人及时改正,避免产生新的伤害事件,这700万元是一个惩罚性赔偿,作为受害人的家属受到的精神痛苦是毋庸置疑的,要求一个稍高的赔偿并不为过。”事实上,冷静下来想,这只是原告方的一项诉讼请求,评估自身受到多大的损失是受害方的自由,谁有立场站出来对这两位父母说,你们失去孩子的损失不值八百万?同时,很多人忽视了两点,,诉讼费用是按照案件标的的百分比收取的,如果请求未能得到全额支持,则需要支付高额的诉讼费;第二,我国的司法实践中,高额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得到支持的情况并不多,可以说是极少的。为什么要这么做?原告代理律师张黔林是一位执业超过十七年的律师、大邦律师事务所的权益合伙人,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此次诉讼,我们不仅是为受害人的死亡寻求民事赔偿,更是一个公益诉讼。我们希望在共享单车已经成为城市交通重要组成部分的当下,厘清共享单车服务提供商的责任,呼吁社会关注公共安全,特别是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推动政府监管,使共享单车有序、健康地发展,最终使类似悲剧不再重演。”原告方诉讼请求的条是这样的: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但是只这样写你会关注到这个案件吗?你会点开这篇文章吗?12岁的生命力量太脆弱,那878万的诉请能推进公共利益吗?




分享到: